聂超后裔生息繁衍发展轨迹与 蜀中战乱及灾害的历史背景分析

来源:http://www.zgncjp.com  发布时间:2014-12-30 10:30:24

  

 聂超后裔生息繁衍发展轨迹与

蜀中战乱及灾害的历史背景分析

                   聂国泉

一、始祖入川时的情况和对后世的遗言

洪武勇闯江南之际,吾始祖聂超兄弟五人辗转逃匿于苏州,南昌后躲往湖广麻城县的太平庄。系庚子年(1360)事,在辛丑年(1361)兵戈停息,至癸卯年(1363),兄弟五人犹依依不舍而分离。吾始祖一家才落户于四川泸县嘉明镇鬼子,甲辰年(1364)修造鬼子房屋。后因鬼多难住,于丙午年(1366)又到富顺代寺,用金子手圈一个,新兰衫三件,鞋袜三双,给八十有余的秦老人。换得‘富顺道厅’。至乙酉年(1369)人多焰大,又至鬼子,后因两去两来看管两业,绵作无疆。之后:汝受后裔就于嘉明镇鬼子落业发展。汝容后裔则于富顺道厅落业发展。当时彭氏祖又虑于“昔日者支分派远,族大宗繁,不惟少者不知,幼者不识,即长者之间视而不情。则取名定号,会以下犯上,即少侵长,以致尊卑之伦绝。老幼之分乖,视同宗如秦越。目共族无关情”。为详世系之真源,而知聂姓所从出者,则以四言八句的三十二字为辈谱(即:“文汝辅玉   轩昌心应  政师朝万   同相兴国        

忠臣洪纪   君赐祯祥  德运高升   福禄永远“)   。使字辈有序相传,秩然不紊。世为辈之龙,永为家谱之传,已昭纲常不悖,长幼有序,尊卑有等,家敦雍睦之行。

二、栗树祠兴衰之过程

自洪武元年,始祖彭老太君携文礼,文祥赴居泸县嘉明镇鬼子落业。数传以后,似续繁昌。后因贼寇入蜀,悉皆逃窜遵义。迄我朝定鼎归籍者,十存一二。凋落余生,救死不瞻,谁暇为敦宗睦族之计?再者,幸逢盛世,迨嘉庆已卯岁(1819)后,我族又渐繁衍,为追祭始祖之地。或言:栗树下有古宅数缘。见始祖彭老太君之神主在焉,神主侧遗爱之物“黄荆疙瘩”尚在盒上。左右明时昭穆之主并列数十,众皆曰:即阁族之宗祠矣。

据上述和谱载,数传以后,似续繁昌,应在明朝之嘉靖和万历年间,已发展到两百年之多的六,七,八世祖之时。贼寇尚未入蜀之前,因《栗树祠》谱辈之乱,也从八世祖“心”字辈开始。

又在明时昭穆之主并列数十中,也只记有巳逝之八世祖(昌)字辈。而在同一神主牌上,同时刻了汝受,汝容及其后裔之名讳,则说明,在当时就有‘清明会’和‘祠堂’、在嘉明镇。同时汝受,汝容两兄弟之后裔,在这两百年间(明朝初至万历年间),常在一起活动,相互往来,共祭老祖宗,丕振彭老太君传承之遗志,以弘扬家代盛世之风。

三、嘉明镇宗亲惨遭贼寇入蜀之灾

见“明史忠义传”:我七世祖纯昌(三世祖汝容之后裔)在天启年初,奢崇明父子叛乱,与王履亨等毁家募,义勇战贼,战死龚家湾。奉旨:有子给官,阖族保洁。

奢崇明父子入蜀叛乱,先陷遵义,后据重庆,立国曰“梁”,次年向西进攻,围攻成都共百余日之久。不几年陕西又爆发了李自成之农民起义,一度攻破了夔州(奉节)。后李自成与张献忠轮番向四川进攻、转战四川境内。一直闹到清朝康熙之初。所到州县、生灵涂炭。而嘉明镇是泸州之北大门,关口至界牌历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栗树祠”宗亲正处于三面重山的界牌下,叛匪之进出必须杀条血路而通过。因此我族宗亲,悉皆逃出四川。而泸州出境最近之地、就是云南、贵州。云、贵高原,易于藏身,人稀物博,也易觅食求生。因此我族之七,八代世祖,背井离乡往云南,贵州逃生。谁知:一去就是六十余年,子孙三代矣。当孙长大。祖父母早已过世,因此孙子就只知父亲名讳,若父亲过世,就成了“断头脉源矣”。而今我们寻根溯源之难矣,就在于此。往外窜逃者、多是单家独户,先后不一,六十年中少有宗亲相见,朋友相联,活着的人一直都处于如何逃生谋食的困境界中。到了清朝康熙年间,平息了叛匪,但这时天府之国的四川已成了人烟稀少,原有住户的十不存一。人口锐减,十室九空,田园荒芜,城市倾毁,狼虎成群的不茅之地。但谁人都知道:四川四川四面是山,是个大盆地,土地肥沃,遍地是金。所以又招来了“湖广填川”之举。四川逃出人口之返回者仅有十之一二。活着的人都需要重新发展,而谋其发展之地。

(一)、这样聂超后裔就只能就地落户发展,如至今仍有前来嘉明镇寻根溯源者,也还有不知其祖宗根源在何方的宗亲。比如现在仍然流落在云南贵州等地的宗亲。

(二)、还有的聂超后裔回了四川但没有回到原地,又到异地去插占落户的,如今之“陈田铺”宗祠的先祖相宇公之父母,逃离家乡到了永宁县的‘落云里,马湖经颖司’落户,生了相宇。相宇在落云里长大成人以后,与隆昌李市镇之王老孺人结婚,不久又在李市镇生了明友公。明友公在李市镇成人后,又与威远县胡老孺人结婚,婚后就来了富顺“陈田铺”插占落户发展。先后相宇公之父母,他乡身故未归。相宇夫妇故后葬嘉明镇大古墓本宅。明友公故后葬陈田铺宅后大坟山,至今是我们祭祀的主要坟墓。但明友公却不知其祖父之名讳、乃是而今难查脉源之因。

(三)、聂超后裔回嘉明镇守祖业而发展,如玉卿公单传三代之后裔。当时也有部分宗亲逃于外地,而亡于他乡者(如九卿公之“冠”和“良住公”都亡于他乡)。尚没有外逃、与贼寇东躲西藏而幸存者,至今嘉明镇玉卿公之后廷录公算是唯一幸存的一房人。他们发展的很好。并把嘉明镇祖业守住了,始祖之坟墓守住了,明时之宗祠“栗树祠”守住了。宗祠中昭穆之神主守住了,宝贝之遗物“黄荆疙瘩”守住了,真是功不可没。

明末清初四川连续遭受奢崇明,李自成,张献忠等叛匪之乱。六十年的灾难过去了,现又重新奋发。清代康熙初年至嘉庆之时,又是百年有余的大发展。着手于重修祠堂、昭穆先人,重修族谱,清理班行(因从八世祖“心”字辈起与彭氏祖之三十二字谱辈一致失排)。又从清代嘉庆至光绪百余年之后,最初由文玮公起,历经三代嗣孙修好祠堂。嗣后尚应公,朝应公,起盛公力效其劳。收族造谱,经三载乃就,也说明当时之财力物力的困难。

光绪至民国初,又开始寻根溯源,清理班行,在清光绪二十一代裔孙德钦公撰诗一首,替续归宗。诗云:荣华福禄寿增延,道德齐贤礼仪环,清洁有名存永代,乾坤毓秀本奇才。而且以家规强求,从二十二代起,统一归宗。又在公元1949年德钦公之孙,华国修谱时。才与彭氏祖之三十二字辈品排,与崇社祠并列一起,完成了超公后裔之班排顺序。

1949年以后又遭受了“反封建迷信”之灾,后又经过上世纪六十年代“文化大革命”的打、砸、抢、抄、抓的混战,幸有二十一代贤孙聂德良,德钦在土地改革时私自将神主数块,‘黄荆疙瘩’等重要文物藏了起来,无损的保留至今。已于公元2002年重修了族谱,2005年重建了始祖之古墓,每年定期召开清明聚会,并集体扫墓。同时,泸州,富顺,隆昌,永川等地超公之后裔都赶来祭奠始祖,也有前来寻根溯源,梳理根脉,真体现了同宗,同脉,同根,同源之亲情。

               

 

                           16世: 聂国泉 撰

时年八十五

201410

 

编者寄语:此文是聂超后裔聂国泉先生所撰。由于国泉先生,自退休以来,二十余载,受其台湾胞兄聂国凡嘱托,二十余载,呕心沥血,编撰了《聂超家谱》的《陈田铺谱》。在耄耋之年,国泉先生仍然不断到处奔走了解关注聂氏的讯息,研究有关谱牒的资料,关注并参与聂超后裔大家族的寻根问祖,祭祀活动与修谱事业。近年,尤其关注并支持《聂超家谱》网以及《聂超家谱网络版》的编撰工作。

此文也是国泉先生与我们《聂超家谱》网的工作人员研讨有关问题时,谈到以上的问题需要正本清源,需要有一个明白正确的说法,不然对于聂超大家族的统一团结是不利的。为此,国泉先生受托,牺牲了许多的休息,认真严谨的研究了许多资料,从时间历史事件方面做了大量的考证,才形成了该文的几个重要部分,让人心悦诚服地理解了上述的几个重要问题。

第一部分,扼要的阐明阐明了始祖入川发展的概况。可以对照家谱的谱牒序文来读,就一目了然了。

第二、三个部分,详实准确的描述了栗树祠兴衰过程。以前我们无法理解泸州嘉明聂超后裔的发展,现在明白了是历史的动荡造成的。并充分肯定了嘉明聂超后裔坚守祖地的忠诚于功绩。

其中,涉及到“陈田铺”一支聂超后裔的波折生存与发展,并在一百年前就主动认祖归宗了,充分表现了聂超后裔盼望统一团结与发展的共同愿望。

本文对于我们编纂《聂超家谱》总谱及分谱十分重要,对于由于历史原因造成的聂超后裔的离散与认祖归宗有重要指导意义。

让我们在此以聂超后裔的名义感谢国泉先生的长期以来的无私奉献,并祝福他老人家健康长寿!

 

                 《聂超家谱》总编:第21世:聂敬伟

 

                             2014-10-29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