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富顺的天一堂(轶闻)

来源:聂超家谱  发布时间:2014/01/26  人气:584

                清末富顺的天一堂(轶闻)        

                                           聂忠良

 

聂善臣,原本宦家后裔,出生于1807年,家住富顺县上东三甲规音寺后上达坳宅(今代寺乡明星村十组)。父母在家辟土殖谷,子不辍学,幼贫,从垫师四年,后给人牧猪,旋转学中医药。

    1834年,他受雇于陈胜药店,当时药商运来中药荆芥一船,店主不收,他费三十余吊钱购下此药。是年天旱,温疫流行,草木焦死,中药奇缺、他将该药卖出,他获利计八十余吊.因又念人贵自立,寄人篱下终非大夫志,乃约县中名医箫君合设药肆于县城大南门外,开张之日咸谓“天意”,故定名为“天一堂”药店。

   七年后,萧君以考倦子勤,退居乡里,善臣则命五弟琴堂入店合谋之.自是,善臣以柔治于内,琴掌以刚治于外,沫雨栉风,历数十年艰。发展于当时社会之中,其经营的基础和目的当然是“福寿康宁人所同欲,疾病衰老人所不无”。

咸同年间,太平军作战地区扩展到十八个省,长达十四年之久。1860年,顺天军李永和又在富顺牛佛渡称王反清,与清王朝的拉锯战,加上清王朝的横征暴敛使富顺人民处于天灾人祸、贫病交加的死亡线上。

 

    天一堂能在这兵荒马乱的社会里获厚利,屹然兴起的主要原因是.

    一、资本。天一堂是一家独资经营的药店兼治病的诊所,资本额由数百千钱而至积累资金巨万,以世医世业为主体,不付子金,不受大利的盘剥,周转极其灵活。

    二、经营。天一堂起初为个体自营,善臣既当老板,又当“咀片”的“刀把子”和司药,长期聘清名医坐堂,间收徒弟辅佐,只备有各类药品几斤几两,完后又向专营“回曲”的行号补充,另收购一些本地草药。1841年琴堂入店合谋后,雇请先生〔管事)专营“回曲”行号批发,兼营门市。批发的对象是远近各地的药铺,往来关系固定,现金交易,绝少滥账呆账发生。且对“咀片”择切精良,炮制考究。店内聘有高明医师如黄济川的恩师钟心裕者(《四川人物传》二辑233页),每天只看病人一、二十个,处方后由病家向柜上付款捡药。

 

    管帐先生(会计)是个重要人物,必须记清当日的销售和对外一切来往账目。生药成庄出入,控制较易,计帐不繁。门诊看来零星,但并不复杂。一个柜台放一个钱桶,当晚关门开锁,取出现金归“掌柜”记帐保管。柜台里的捡药先生都能计算药物单价,收入现金。药材每次批发称出或交上药柜,有专任先生专帐办理,保管出入库房极为严格。月终盘存。

 

    采购药材由琴堂负责,从本地收驹或向江油的中坝购买西北的当归,向宜宾购买川西南及云贵药材。天一堂的中药应有尽有,均由水路运回。琴堂有时到西昌、雅安、灌县购买青藏康滇珍贵的高原药材,必要时也到重庆采购交大帮运回。每至冬季到来之前,珍贵的鹿茸、虫草、白耳之类都讲究道地采买。茸、燕、桂多由渝转至,获利极厚。际外地成庄者外,本地零收的桔皮、杏仁、荆芥、薄荷、香附之类的利润也是相当可观的。

 

三、用人。

天一堂由善臣当老板,琴堂全权对外。另聘本行业务熟习、有一定资压和声誉的人来当大先生(即二拿柜)。经聆定无大的差错,就不能无故辞退或调换,待遇从优,另给“身股”,到了年终即按股分红。这种身股是不出资本不负亏帐的身份股,当年的业务越旺、盈利越大,则分红越多,加上月薪,一任(掌柜)的收入是相当可观的。善臣是以“用人不刻,刻则思去”的道理来经营本店的。

其次,店上的技术人员,称为“刀上”的地位最尊,薪给:最高。每年农历四月二十八日办药王会,本店亦行礼敬,礼毕开宴时由善臣或聘请掌柜举杯敬酒,必须由刀把于先喝一口,大家才喝,在药店里,刀把子受到格外尊重,因为多数的药要炮制,在炮制之前须切成“咀片”,要切得匀整美观,否则不易售卖。药物的形,质不同,须用不同的刀法,如白芍片薄如纸,袂琴质朽不滥,一所以切药成为专门独到的功夫。每个刀把子的刀法日积月累形成突出标帜,有些病家一见即知出于谁手,这便能在销路上树立极大的威信。有一种辅助“刀上”,搞药物炮制,熬炼膏丹、胶片。“泛”或"跌”合丸剂的专业人员,通称先生,学徒尊称他们为老师。他们不但有一定的技术,还有一定的医药常识,既认识药形,又概知药性,一免捡药时有误,二为临时有病无医时给以对症抓药以利营业。他们能识别药物配伍禁忌,在捡药时发现并告知病家,对减少事故、提高药店声誉、发展营业都起了积极作用。所以,他们皆须读些《汤头歌诀》之类的医药书,而授之学徒。

当个天一堂的店员先生是不简单的事。这些先生的工作极其广泛,视业务需要自觉承担或专人配定工作,轻重都有;如写帐、抓药、制药、切药、晒药。其中,劳动强度最大的为药包船到后,由码头上抬药回店 。药物品种多,数量大,本店人力不够,临时雇用力夫起运外,一般都是先生与年力较强的学徒起运。药包是脚头货,动辄五六百斤,由河边入店仓库,要上百多级石阶,抬回上垛、上楼也是最考人的,所以还得有套本领,否则就吃不消。

 

店内业务人员有不同的薪给和待遇。每年有一个月的归休假,此外每天都在店内工作,没有星期天。年终总结也有红奖,平时伙食、理发由店内供给,抽烟,喝酒有一定的开支,先生们的客来也有一定的招待。先生们只要遵照行规,是很少被解雇、辞退或开除的。若须辞退,要到过年的那次有酬劳含义的年酒席上由善臣或掌柜谦敬地让那位先生坐首席,就等于通知解雇。那位先生二话不说,席终卷起铺盖就走。走到这种地步的,他已早有准备,自己的问题自己知道.不算突然袭击,叫做依礼而来,依礼而去。

 

学徒的多少视需要而定。学徒们均是掌柜先生的非亲即友的子弟,要品貌文化基础较好的,年龄大抵十三、四岁,时间为三年二或三年半。学徒负责早晚整饬店内外清洁,开、关铺门,倒垃圾,倒先生们的便壶,烫擦烟袋,三餐摆饭收碗抹桌,添饭擦整灯亮,搓纸捻子,点火拿烟,敬客,打洗脸水,递毛巾,跑腿。一切杂活集于已身。其中,除裁割大小的包药纸外,最繁忙的是搓纸捻。按店规,此物是无偿供应,任人取用,以广招徕顾客,故要大量制备,非常雇烦。学徒还要学计算和医药常识,尤其炮制药物,拣切筛碾泛合,熬炼丹膏丸散。要学《算盘书》 九九口诀,以及前述老师们的那些名堂,但不能占正规时间 ,须在晚上就寝前学,睡在枕头上去默记。虽然很苦,谁敢不干?先生们捡药忙,须帮着做。其中还有一项比筛选困难的是碾药,在川个铁船形的铁碾上加个滚盘,用双脚踏上碾压为末。 一般是坐著操作,遇到坚韧度大的药物,就须用全身力气去碾压。人踩在铁轮两边,双手倚壁或柜台,往复抛动,劳动强度很大。

 

先生切好的药片,‘泛”或“跌”好的药丸不够干度的,就装在一个个特制的长方形或圆形簸盖中,由学徒一次三五个用头顶起从单梯爬上屋顶楼去晒。上下单梯均极危险,有雨还须收下。一有失误,便受挨骂挨打的惩罚,为了出师后能当上先生,处处得小心谨慎。学徒必须学好“遵古炮制”那套制药学。制药学内容极:其复杂,如“熟地”是由“生地”制成的,虽不一定要九裁九晒,蒸熟晒好穿上糖衣是要做到的。熬胶、熬膏,“泛”“跌”丸药,工作尤为复杂,必须熟练。学徒的铺位,夜间关好铺门后,临时搭在门旁,以防夜盗。学徒的待遇,除伙食与理发外,无薪给,无归休假,但年终也有少量红奖。

雇工(炊事员),依照传统行规善其职的,除有高就外,一般都不轻易变动。善巨出身贫苦,当过学徒,精通业务,熟悉行情,事必躬亲,不听流言蜚语。下人有一差半错,只须好好认错。他坚持说服教育,直言不受婉言通之,善言不入法言做之,从不一捧打死人。

 

四、信仰。

聂姓原籍金陵,继迁南昌,转徒湘湖,明洪武入蜀泸阳(泸州嘉明镇),支分富顺代寺。开设药店的都信仰唐代药王真人孙思避,本店亦供奉有药王牌位和小塑像同神农皇帝,纪念他们开创我国的医药文明。

 

五、治家。

天一堂从1529年善臣入城始至1876年善臣卒。四十七年间,由于善臣处世慷慨,有过面责,兄友弟恭,盛极一时。善臣发家致富的要诀是:传家―耕与读,防家-盗与奸,倾家-淫与赌,守家―勤与俭”。他认为:谁人不爱子孙贤,谁人不爱千钟粟?爱财应取之有道,有钱尽须用得适当。

18600月,他捐修代寺铁牛寨,寨房寨费共千余金。1868年,聂氏建祠,与弟琴堂又捐金数千置义田,提擎族中贫俭病者。1873年,,1873 年,雅州、遂宁、资州、眉山、富顺十五州县发生水灾,再捐千金贩济灾民。1876年善臣死后,无人继业,天一堂顶给程姓,改名“天德堂”营业就大不如前了。

            

                                        聂  磊   提供